CLOSE
道教文化
当前位置:首 页>>道教文化 >> 道教文化
祖师故事|修行闹市中 刘处玄炼心成“灰”
作者:泰山碧霞祠 浏览次数:3285 时间:2020/9/11



[导读]长生子刘处玄祖师为全真七子之一,自小慕道。为王重阳收为弟子后,潜心修炼,曾于洛阳闹市苦修三年,终成一代祖师。

刘处玄,金皇统七年(1147)生,山东莱州武官庄人。据《金莲·处玄传》和《续编·处玄传》载,其祖上因功曾先后九代被北宋朝廷免除租税杂役。刘家世代慈善,对亲戚、朋友、贫民广施恩惠,成为当地的“贵族”。处玄的祖父和父亲继承家风,乐善好施,喜结善缘,不仅经常救济贫民,而且还向龙兴寺捐赠良田八十余顷。刘处玄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向道行善的家庭里。

处玄自幼丧父,事母至孝。处玄对世俗莫不关心,不愿作官也不想结婚,从小便对道家玄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据《像传·处玄传》载,处玄多次想出家投玄,皆因其母不允作罢。莱州山青水秀,人杰地灵,其武官庄南二里许便是大基山,大基山南面即为道士谷,为北魏名士郑道昭清修悟玄的地方,自古闻名。《续编·处玄传》载,处玄少年时期即常到这里盘桓,领悟道家玄妙。

处玄二十岁时,其母与他商量婚事,然而此时他已植根玄学,因而予以拒绝。

长生子刘处玄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师拜重阳

金大定九年(1169)二月,处玄于邻家高墙人们难以见到的地方,发现两首墨迹犹新的题颂。题颂末句云:“武官养性真仙地,须有长生不死人”。诗颂笔力遒劲,未曾署名,处玄遍问邻里,但皆不知为何人题写,于是认为仙神所为。是年九月,重阳真人率马丹阳、谭处端、邱处机三位弟子来到莱州,阖邑善众欢而迎之。处玄亦“随众顶香”,“遥接真人”。见到处玄,重阳似曾相识,向他点了点头说:“壁间墨痕汝知之乎?”处玄闻言,方知墙壁上的诗句原为重阳道法显化而来的。处玄“于是拜服”,“倾诚求度”。重阳即以壁颂赐号为长生,名为处玄,字为通妙,收为弟子。重阳真人观处玄“仙骨风韵,神采不群,乃叹曰:‘松之月,竹之雪,故不受困于黄尘也。’”于是赠处玄诗云:“钓罢归来又见鳌,已知有分列仙曹。鸣榔相唤知予意,跃出洪波万丈高。”其时处玄23岁,重阳58岁,重阳同来弟子丹阳与处端皆47岁,长春22岁。

重阳来莱州传教,遴选仙徒为其首要目的。当时莱州求道者比肩接踵,可重阳只收处玄一人,其余皆赠以道家真言,自行修炼。处玄是为重阳的关门弟子,后来继谭处端之后,成为全真教第四代掌门人。处玄入教后,重阳来胶东创教所收“海上七真人”,便全部归位列班。

身为重阳入室弟子,处玄满怀喜悦,忙回家对母亲说:“真人来诚,求度者数百人,悉皆不许,惟录儿一人,今来叩辞,随师西游 ,幸母毋以儿为念。”其母闻言,亦甚是欣喜,说:“久闻真人种种神异仙迹,凡为提拔,甚洽衷怀。”进而嘱咐道:“孝师敬友,努力精修,道业成就,再来相会,勿负我望。”处玄于是辞别母亲,便随师而去。

重阳于莱州建立“三教平等会”后,便率众弟子东返宁海(今牟平)。是年十月,重阳真人结束胶东之行,离开宁海西去汴梁(开封),投宿在狱台坊的瓷器王氏旅店。据《续编》记载,重阳师徒抵达开封后,天已渐入严寒,重阳不久便病倒了。时至腊月,重阳病情加重,自知自己的时日不多了,于是更加紧了对弟子们的训练。重阳授徒极为严格,他让丹阳他们用化缘得来的钱买来很多薪炭,在屋里点燃。因屋子很小,所以温度很高。当时重阳让丹阳和处端置身屋内,而让处玄和处机站在屋外。屋内丹阳、处端热得大汗淋漓,而屋外处玄、处机却冻得浑身发抖。处玄实在冻得受不住严寒,无奈离开而去,屋外只有处机苦苦支撑着。正月初四晨,王重阳临终前将马丹阳、谭处端、邱处机(刘处玄不在)叫到床前嘱咐说:“丹阳已得道,处端已知道,吾无虑矣。处机所学一任丹阳,处玄由处端管领之!”说完赋诗一首便去世了。

重阳祖师与全真七子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祖庵学道

重阳去世后,丹阳带领处端、处玄、处机入关,在刘蒋的祖庵修建墓地。大定十二年(1172),丹阳与处端、处玄、处机等一起回到开封取回重阳的仙躯,安葬于刘蒋祖庵墓中,并庐墓三年。据《年谱》记载,大定十四年(1174)八月间,丹阳、处端、处玄、处机于户县秦渡镇真武庙月夜共坐,各言其志。丹阳立志“斗贫”,处端立志“斗是”,长生立志 “斗志”,长春立志 “斗闲”,次晨各行其志而别。对于处玄来说,因不能忍受严寒而逃离卧病在床的重阳,“斗志”应该是他很合适的修炼目标。

在祖庵及守墓期间,处玄与处机主要跟随丹阳、处端学道参真。关于当时情况,处玄诗中记述道:“四友守坟,曾近上清。同居五载,云水闲行。”从诗中可知,当时确实由丹阳、处端、处玄、处机四位师友在为重阳师父守墓,他们前后在祖庵同居五载后,便各自云游而去,其中处玄“闲行”于云水一带。

处玄本为重阳弟子,但由于重阳去世得早,所以处玄跟随重阳学道的时间也很短,只有两个月。重阳临终前将处玄托负给了处端,其实在祖庵五年中,丹阳对他的影响更大。所以说,丹阳和处端不仅为处玄的师友,而且还是处玄真正意义上的师父。在处玄的诗词中经常可以看到怀念师父及师兄的诗词,从中可以看出,丹阳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要比重阳更高一些。

有关处玄在祖庭修行的情况,王元晖在其《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》中记述道:丹阳隐居终南时,处玄曾来庵拜见。丹阳知道处玄的心尚未成“灰”,就对他说:“请去河南府拜见刘仙姑,三年后再回来。”处玄随即遵命前往。仙姑事先知道处玄要来,于是盛妆接待。处玄一见仙姑靓丽的姿容,不禁怦然心动。仙姑当即告诫他说:“休得乱性,这是特意试探你的,你若能除却凡念,很快就能完成自己的修行。”处玄听后马上悔悟,于是来到洛阳最热闹的地方打坐,乞讨度日。过了三年认为心已成灰,于是再次拜见丹阳,得授道妙。由此可见,丹阳对处玄确实尽到了师父的责任。

洛阳砺志

处玄在秦渡镇与丹阳分别后,便跟随处端一起去了洛阳。来到洛阳后,处端住在朝元宫,处玄居于土地庙(《续编·处玄传》),处玄此时28岁。第二年处端去了北方,处玄仍留洛阳修行。从此以后,处玄便开始了他苦修苦行的阶段。《续编》称他曾“三年无语”,《像传》称他“心已成灰日益寒,形已成木不知春,人馈则食,人問则答。”《处玄碑记》中则进一步记载道:“先生迹遁洛阳 ,尘埃混合中练性,悝杂杳菐养素 ,管弦其和滑不足 ,花柳其精不足挠 ,心已成灰日益寒, 形已成木不知春, 人馈则食 ,馈则殊无温容,人问则对之以手,若问终日则纯纯,定力圆满,光大发明。”

处玄在土地庙居住三年之后,于金大定十八年(1178)秋迁居到洛阳城东北的云溪洞修炼(《像传·处玄传》)。处玄之所以搬迁,是因为他的道教活动在闹市中受到了局限。据《续编·长生传》载,当时处玄的影响越来越大,他的门徒也越来越多,因此继续在闹市中修行已不适时宜了。迁居云溪后,众门人即行为处玄开凿云溪洞。门人在穿凿石洞时,碰巧得到古井一眼,井中“寒泉冷冷”。门人们都非常惊奇,处玄看了看说:“不远数步,更有二井,乃我宿生修炼之所经营也。”听了处玄的话,众门人一齐动手,继续开凿洞府,果然又凿出两眼古井。因有寒泉三井,人们于是把该洞称为“三泉洞”,又称“三井洞”。据《像传·长生传》载,元代三井洞极为神圣,被人们修建成为处玄真人的万寿宫。

据说,处玄在云溪时道法修为越来越高,他能预知未来。据《续编·处玄传》载,大定二十年(1180),处玄指着庵右冯氏的园圃说:“这里就是我死后的坟墓。四十年后松柏死,水向西流,这块地不用买就可以到手。”此后,处玄又在土中埋下一只碑说:“如果有缘,此碑将来就会自己立起来。”第二年,刘处玄回到莱州,长春邱真人西游路经这里,门人便把处玄的话告诉了他。从以后的发展情况看,处玄的预言全都命中了:金大安二年(1210),运粟有司得到观额;金兴定三年(1219年),冯氏卖了园圃,蔡清臣以百两白金买了下来,让处玄的门人于离峰担任住持,将园圃中的松柏尽数砍伐,作为建筑材料,在此兴建了道观,修建了云桥,让漓水绕过道观经云桥向西奔流,汇入护城河。从处玄当年预言的1180年,到园松尽伐、河水西流的1119年,算来整整四十个年头。

自从重阳真人去世后,大弟子马丹阳便开始执掌起全真教。在马丹阳的倡导弘扬下,全真教的发展逐步进入了正轨,规模越来越大,信教的人数越来越多,由此引起了金统治者的不安,进而采取警戒限制措施。大定二十一年(1181),金朝廷颁令禁止道士“游方”,必须返回本乡(《金莲·丹阳传》)。为此,处玄结束了大约七年的洛阳生活,返回了莱州。

刘处玄的道法修为愈高,甚至能预测未来

回归武官

大定二十一年(1181),处玄东归故里莱州。大定二十二年(1182),处玄与分别已久的老母亲见了面。处玄回乡后,即于其故居修建了全真庵,据说这就是后来大基山北部的灵虚观。当时处玄三十六岁,在庵的周围手植松柏苍翠成行,从四面八方来的人越来越多。回到故乡后,处玄一边继续传真布道,一边为《道德经》、《黄庭经》、《清静经》撰写注解(《续编·处玄传》)。

金大定二十二年四月,马丹阳一行从祖庵回到宁海,翌年冬病逝于莱阳游仙观。处玄与丹阳名为师友,实为师徒,两人情深意笃。丹阳回归宁海后,处玄曾盛装拜谒;丹阳患病后,处玄日夜侍奉在侧;丹阳去世后,处玄和玉阳二人轮流守丧,直待百日后方各回道观。守丧期间,处玄让弟子张顺真捎信给当时居住在洛阳的谭处端,让他继承主教。

处玄对丹阳非常敬慕崇仰,其颂扬丹阳的诗句也很多。如,他在五言绝句中写道:“觉照见天光,神清道亦常。万慧尘应明,仙去谢丹阳。”“日月顿无常,二轮飞走忙,傻猿缚得住,真去从丹阳。”从这两句诗中我们可以看到,处玄表示他成仙成真后要去拜谢丹阳,要继续跟随丹阳。他在其四言颂中写道:“真心顿觉,仿效丹阳。救生拔死,德遍四方。厌居人世,升入仙乡。”“无物之象,古今明稀。藕在水中,莲朵出泥。既超彼岸,丹阳教依。”在这两句诗中处玄表示,他要仿效丹阳那样参真悟道,“救生拔死”;他之所以能“既超彼岸”,修道成真,完全是丹阳教化所为。此外他还在“酹江月”中写道:“碧霄外,大罗归去,重礼马丹阳。”在“惜黄花”中写道:“行就访蓬山,功了离尘所。蜕凡形——礼丹阳父。”在“青杏儿”中写道:“道化怕无常,三十年——总敬丹阳。”从这些诗句中我们也不难看出,“三十年”中,处玄“总敬丹阳”,视其为“父”,表示归赴“大罗”仙界后再相礼拜。

作为重阳的高足,处玄在胶东的声望很高,即使是他在为丹阳守丧期间,人们也禁不住前往请他主持法事。据《年谱》记载,大定二十四年(1184年)正月,处玄应邀前往文登昌阳山为姜守净主持斋醮。听说处玄来主醮,周围道人善信纷纷前来领略大师的风采。应昌阳善众请求,处玄于主醮之余,另赋诗一首相赠。诗中写道:“昌阳石岭,有塔善敬。茅屋仙居,礼参大圣。道论阴阳,释明见性。文宣五常,外应百行。万法千门,无分平等。尽除憎爱,真无罪病。不犯天条,达理归正。真斋真戒,身心清静。只修道德,利名休竞。去恶冲和,忘情保命。天莹光圆,胜如入定。至妙希夷,绝其视听。古往今来,几人顿省。贤圣虚空,化世应影。金刚四句,善通敬顶。了一去朝,上清应变,妙慧观天。理明释藏,不让参禅。闲穷三教,得意妄言。”

据说,处玄来文登昌阳主醮期间,还出现了很多奇异的天象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据《续编·处玄传》载,处玄在昌阳举行斋醮前几天,人们突然看见有瑞鹤在空中盘旋,接着看见重阳穿着绛服,丹阳梳着三髻,出现在彩云上。为此,玉阳真人还在“腊月二十二日斋醮忆丹阳”的诗中记下了当时的情景,诗中写道:“玄光奔进宇宙空,大丹一粒醉云峰,仙兄今日朝元去,昌阳图画显欹踪。”

处玄主醮那天,人们又在大白天看见了星星,再一次引起了轰动。看到这奇异的天象,处玄百感交集,不由得想起了当年随丹阳在陕西祖庵为师重阳真人守墓的情况,因而赋诗记道:“甲辰登郡,黄箓重兴。昌阳感应,昼见明星。祖师预显,下元文登。白龟莲榇,真异分明。资圣宫题,升化南京。四友守坟,曾近上清。同居五载,云水闲行。天元将尽,未得真宁。汞铅炼就,别有真形。”

接任掌教

大定二十五年(1185年)四月,谭处端于洛阳朝元宫仙逝。去世前,处端写下一封信交给处玄弟子张顺真说:“教门的事,我已不能掌管。丹阳已仙逝,我要与丹阳见面了,教门之事就托付给处玄吧!”顺真带着处端写下的信找到了刘处玄,按信中的嘱托,39岁的刘处玄继承了全真教第四任教主。

是年秋,睿州发洪水,谭处端《水云集》版本丢失了。处玄对此很遗憾,便遣门人徐守道、李道煨、于悟仙等到宁海,向州学正范怿求序,重新出版《水云集》,东莱全真堂一时成了出版《水云集》的工房。

大定二十七年(1187年),莱州清和镇人尹志平(1169—1251)前来求拜处玄为师,时年19岁。志平早在14岁时,便于宁海遇见了从祖庭回归宁海的丹阳真人,后即立志入道。对志平入道,家人非常反对,志平被迫出逃,来到武官,怕家人追来逼他回去,后又转移至昌邑西庵。其时,志平常一人坐于树下,一呆就是一天。一天晚上,志平梦见处玄飘然走来,切下自己的头颅,挖出自己的心肝,便转身离去了。志平惊醒后,方知是处玄真人前来点化自己,于是前往东莱全真庵乞求度化。

同年,处玄为刊印《重阳全真集》,重又委派曹稹、来灵玉、徐守道、刘真一、梁通真、翟道清等到宁海请求范怿写序。范怿对重阳祖师非常崇敬,他在《全真集·序》中赞道:“教门标的,仙宗羽仪。一代师真,四方教主。”

据《续编》、《像传》记载,金明昌二年(1191),驸马督尉被任命为守备将领。这时处玄名声大振,归依门下道徒甚多。处玄虽被时人视为道仙,但看起来却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,督尉一时心中生疑,认为处玄在蛊惑人心,扰乱社会秩序,遂命逮捕入狱。但时过不久,人们便见处玄在岭南一带进行说教,州府郑押狱、王受事也亲眼所见,他们认为一定是处玄逃出了监牢。可他们回到莱州一看,却发现处玄正在狱中熟睡,二人非常吃惊,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督尉。督尉由此方知处玄确为真人,道行高深,于是亲往狱中赔罪。

另据《金莲·长生传》和《长生碑记》记载,处玄居武官寺庙时,乡人控告处玄杀人,处玄无可辩白,遂被绑缚监牢一百多天。纯阳吕仙人(吕洞宾)闻悉后,便乘麒麟来到人间,显现牢中,“阴以笔法授之”。后来杀人者事败被擒,处玄方得以释放。此时,处玄书艺大成,“翰墨精妙”,所书“蓬莱”二字,被刻置于莱州清罗观中,又书“遇仙园”,刻存于大基山灵虚宫中。其墨迹“笔势飞舞,如鸾凤之腾空也”。

刘处玄被冤入狱后,吕洞宾显灵授以笔法

奉诏入京

据《续编·处玄传》载,金承安二年(1197年)十月,处玄应诏进入京师,为章宗讲道论玄。章宗以“至道”问处玄,处玄答道:“寡嗜欲则身安,薄赋税则国泰。”章宗赞叹道:“先生所言正如广成子所言。”章宗随赐住天长观,礼为上宾,众官僚士庶无不景仰。与此同时,章宗又敕礼部赐予灵虚、太微、龙翔、集仙、妙真五个观额。

当时宫廷对宫观观额控制极严,对于没有敕许观额的道观一律变卖充官,所以处玄此时所得五个观额的封赐,应该是受到了皇上非凡的礼遇。

皇恩浩荡,刘处玄非常感激,一再赋诗鸣谢。他在《感皇恩》中写道:“道释与儒门,真通法海。易妙阴阳外,自然解。金刚至理,顿觉无争泯爱。五千玄言奥,夷明大。微光运转,浩成雯盖。霞光常照体,何挂碍。松枯死烂,亘貌古今真在。他年功行满,升仙界。”进而又写道“圣观号天长,星冠云服。养成金玉体,真无朽,信知大道,自然无中明有。世华心不恋,游王屋。外贫保命,隐真居陋。亘初无相貌,胜丰厚。桑田海变,这个无形坚久。暗祝吾皇德,齐天寿。”

金承安三年(1198年)三月,处玄经请示章宗许可,即行返回故乡莱州武官。

长生子刘处玄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仙逝归真

作为全真宗师,刘处玄为人豁达,疾恶扬善。据《续编·处玄传》记载,有两个弟子厌恶处玄的严格管教,打算悄悄地逃跑。处玄即找人传话给二人说:“我不懂道,性急,请另寻明师。”二人互相看了看说:“师父既已窥透我们的心思,又对我们这样的宽容,我们哪里还能再寻得如此高明宽厚的师父!”遂向处玄谢罪。莱州有个刘先生得了怪病,一个月也没治好。听说处玄道法高明,便来求医,这时他已气息奄奄了。处玄挥动着手杖说:“你之所以患此怪病,是因为过去你做了很多违背道义的事,从今往后你只有多做好事,你的病才能慢慢好起来。”刘先生当即发誓今后多做好事,他的病果然慢慢地好了起来。”

晚年的处玄真人,更加注重道学教义的研究。据《年谱》记载,泰和元年(1201年),处玄云游益都广陵。在这里,他写下了道家劝人为善的经典著作——《天道罪福论》。

同其他真人一样,处玄在临终时也搞得很神秘。据《金莲·长生传》载,金泰和三年(1203)二月六日,处玄于武官灵虚观鸣鼓聚集众人,告诉自己去世的时间,同时告诫弟子要“各尽其责,不得怠慢”。不久便左臂弯曲枕在头下仙逝了,据说他去世的姿势与马丹阳、谭处端是一样的。在七真人中,处玄寿命比较短,享年只有五十七岁。

刘处玄是全真教的第四代掌门人,曾创立全真道“随山派”。他继承王重阳、马丹阳、谭长真的教风,使全真教在金统治者的严格限制下又得以继续发展。处玄为人聪慧,道根深厚,一生致力于道学研究,著有《黄庭经注》、《道德经注》、《阴符经注》、《清净经注》、《至真语录》、《仙乐集》等书。此外他还保护了师父和师兄的著作,为全真教的历史研究做出了贡献。

为了追记先人,至元六年(1269年),元世祖赐其为“长生辅化明德真人”;至大三年(1310年),元武宗又赐其为“长生辅化宗玄明德真君”。






 本文转自网络,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。对于分享的图文信息,对原作者表示敬意。如有异议我们在24小时内删除。乐于分享,重原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