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泰山道教 >> 历代道冠

发展历史
泰山神祇
宫观大全
历代道冠
道教派别
泰山高道传——张志纯
作者:碧霞祠    时间:2014-08-04  浏览次数:
 
张志纯是泰安埠上保(今山东肥城)人,生卒年不详。《遗世颂》刻石说他“寿期九十六岁,四月廿五日降诞,八月十二日升霞”,但没有说明他的生卒之年。据《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》载,当时张家“以财谷雄里社”,实际上也只是“有田若干亩,有牛若干角”。但是在别人有难的时候,却能够“周急继困,过官无问贵贱,馆之如一”,所以当时有长者之称。张志纯生在这样一个为富且仁的家庭里,可谓宿有道缘。

  张志纯自幼不爱居家,十二岁就离家人山学道去了,拜崔道演为师,得名志伟,号天倪子,后来为元帝所赏识,赐名志纯。不过几年工夫,张志纯已经名满齐鲁了。当时各地的地方官都是武将出身。但见到张志纯无不屈膝礼敬。当时东平行台严实让范圆曦住持万寿上清官,又再三邀请张志纯作其副手。张志纯赴任后不久,观内诸事“废者兴,缺者完,惰者勤,慢者敬,凡所应用,无一不备”。张志纯于是以“峻洁知办”称于道林,朝廷赐号崇真保德大师,并授紫衣。但张志纯并不为所动,而是“慨然拂衣,复还布山之旧隐”。

  张志纯最为人称道之处,也是他对泰山全真教的最大贡献,是他主持修建了大量的宫观。金元之际,战乱频繁,经久不息,泰山宫观遭到严重毁坏。战乱之后,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,张志纯依然挑起了重建的重担。《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》对此事的来龙去脉做了详细的记述:

  其年七月,武惠公(即严实,谥武惠)以书来召,因论泰安之为郡,盖前古帝王封禅之所,其宫卫,其辇辂,其祠宇,自经劫火之后,百不一存,良可悼惜,下官忝在其境,不粗为修葺之,甚非所谓事神之义也,敢以大师道荫为我纲维是事,乃所愿也。师伛偻致辞曰:某一空山食莱道人,何敢承当?武惠答以工匠之役,木石之资,与夫彩绘丹雘之费,我尽领之,师无让为,遂诺之。经构迄今三十余年无空日,故自绝顶大新玉女祠,倍于故殿三之二,取东海白玉石为像如人然,一称殿之广袤。天门旧无屋,又创立之。下至会真宫、玉帝殿及圣祖殿,方丈廊庑斋厨,皆不与焉。外则岱岳、朝元等观,皆增修有数,抑亦劳哉!

  此外,《岳阳重修朝元观记》和《重修东岳蒿里山神、祠记》等具体记述了张志纯重修朝元观和蒿里山神祠等宫观的经过,这里不再赘述。鉴于张志纯对泰山宫观的修建之功,朝廷对他“特加崇真明道圆融大师之号,兼提点泰安州教门事”。到了中统四年(1263),又“蒙燕都大长春宫掌教诚明真人专使赍奉圣训,委师提举修饰东岳庙事”。把东岳庙这一帝王祭祀的专用场所交由张志纯去“修饰”,可见对其信任之深。

  在持续这么长的时间里,连续不断地重修新建了这么多的宫观,如果没有非常的魄力与毅力。是无法承担这一重任的。不过,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帮助,单凭张志纯一人的力量,也是无法完成这一艰巨任务的。这其中至为重要的一个人就是当时的东平行台严实。由上述可以看出。泰山宫观这一大规模的修建运动首先是由严实发起的,其次也主要是由他资助的——当然财力不只是来自他个人,主要的应该是来自朝廷。严实死后,其子继续支持张志纯的修建活动。所以,严实对泰山宫观的修建是居功至伟的。另一个对张志纯帮助甚大的是当时全真教的掌教宗师、管领诸路道教的洞明真人祁志诚。《岳阳重修朝元观记》和《重修东岳蒿里山神祠记》都提到,作为全真教的最高领袖,祁志诚竭力促成和资助张志纯去做这一功德无量的事业,对张志纯的影响力是可想而知的,对泰山宫观的修建也是功不可没的。

  张志纯在当时影响很大,深受教内及教外各阶层人士的敬仰在全真教内部,不仅一般道众,就是掌教祁志诚也对他十分尊敬。《重修东岳蒿里山神祠记》说他与张志纯意气相投,所以竭力促成张志纯的修建事业;《岳阳重修朝元观记》则说他为了让张志纯主持重修朝元观,甚至下拜不起。掌教尚且如此,一般道众就更不用说了。教外,朝廷赐给他大师封号,地方官员把他视为座上宾。文人学士也对他非常景仰,像大文学家元好问、翰林集学士徐世隆、著名隐士杜仁杰等,都作有赠他的诗。至于一般百姓,对他更是崇拜,在修建宫观的时候,“人忘其死而成师之志”,以至于时人感叹道:“虽国朝为之,亦不能齐一如此。”(《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》)充分显示出了他的人格魅力。

  不过人们敬仰张志纯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修建之功,还在于他有高深的道行。如果仅仅看到前者而看不到后者,那只是看到了表面,那就太不了解张大师了。杜仁杰在《泰安阜上张氏先茔记》中就说:

  如吾师者,退然才中人,癯瘁若不能胜衣,然问无不知,叩无不应,若乃芥纳须弥,囊括宇宙,不足喻其胸次横阔之万一。乃以区区土木之功相溷,何其不知师之甚耶!

  他把张志纯称为“张氏之异人”,又作《题天倪子像》说:

  其动也,则百工喧然,起岱岳神明之杰观;其静也,则一室寂然,掩仙闾松月之柴扉。湛兮其渊澄,廓兮其云归。视其外则无相,叩其中则无为。

  徐世隆在《天倪子赞》中也说他“形虽赢,于道则肥;性虽介,于物则齐”;又说他“具儒墨之体用”,“见天地之端倪”。由此可见,张志纯的修行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,而这才是他作为一个全真道士的根本之处。另外,张志纯与其师崔道演一样,医术也很高明,这应该也是他受人敬仰的原因之一。

 
 

Copyright 2014-2015 碧霞祠道观 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极顶碧霞祠道观 联系人:汪信澍 联系电话:18605385563 邮箱:bixiaci@126.com QQ:2868719263
鲁ICP备13010629号 技术支持:泰斗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