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建筑殿堂
当前位置:首 页>>参观游览 >> 建筑殿堂
东御碑亭
作者:泰山碧霞祠 浏览次数:5387 时间:2013/1/1



东御碑亭大山门后东侧,建于清道光十五年(公元1835)。方形,面阔进深均6.2,通高7.9,施四通柱,九脊重檐歇山顶,黄琉璃瓦盖顶。檐下施斗拱,一斗二升交麻叶头。下层四周砌墙。亭身开一南向门及向院内的门。斗拱檩枋上施墨线大点金彩绘。

 

亭中内置乾隆登岱诗汉白玉碑,名“重修泰山神庙碑”,铭文为乾隆御制,形制雄伟,为乾隆戊辰年(公元1748)御题。惜铭文下部被游人磨毁,已不可读,惟碑阴两首乾隆御笔诗仍保存完好,诗为:

 

登泰山恭依皇祖诗韵二首


其一

    丹梯纡陟穿云脚,翠观平临待日头。

    地迥顿教尘虑净,瞰空惟觉幻身浮。

    果然万古宗天下,讵独千秋镇兖州。

    大慰平生敬仰志,可无警句半岩留。


大意是:

登山盘道盘桓着穿过云旁,在玉皇庙向东方平视等待出日头。极顶之高顿让世间的烦恼尽消,远望高空只觉在虚幻中漂浮。泰山果然千万年来尊崇于天下,又岂仅仅只是镇山属于兖州。登上泰山大慰我平生所愿,怎可没有警策之句在岩石上永留。

 

其二


  天齐才让天居上,进步竿寻百尺头。

  众皱峰如能变化,太空云舆作沉浮。

  岂缘乘兴凌千仞,敬识凭高御九州。

  继述何能蘉敢不,乾坤亭里久延留。


大意是:

泰山有意让天居于自己之上,为的是还有余地再进百尺竿头。主峰周围起伏的群山如能变化,就会像天上云一样上下沉浮。我非乘一时之兴登上顶峰,而是为了记载我做皇帝治理九州。 继承前代帝王的教诲,我在康熙帝题额的乾坤亭里久久停留。

 

 

上一篇:西御碑亭
下一篇:香亭
返回列表